弃耕农田。
 

一卷便成春

 @春卷  

给你维卷!!

上课饥肠辘辘,报社产物(

有点赶,明天再改改(我不爱英语课,捶地



  “给你带盒炸春卷,晚上一起吃个饭?”


  “没问题。”


  傍晚六点夕阳还不曾完全落下去,天边云翳层叠尽染成了模糊水红,叫春卷姑娘想起她刚刚买的西瓜汁:杯盖下沉睡的积雪是搅打遗留的泡沫,稠艳汁子里沉浮着细碎冰块,蓬蓬勃勃正是夏天滋味。春卷姑娘收起手机专心等在店铺前,看了信息面上淡然自若不动声色,心中已一石激起浪千层。


  她冒着未消的热浪滚滚,远离空调沙发和wifi放弃葛优瘫的时间来买一盒炸春卷,她百无聊赖地站在那口黑黝黝的铁锅前,看滚油恣肆翻腾送来谷物香气,传出活生生热腾腾的人间气息;这才更加坚定了自己撇下栀子花一样的执清小姐,暂时远离少女情怀的感染这一举动的正确性——“我还有条裙子想试试呀。”清小姐的笑容比春卷手上这杯果汁更让人感觉甜亮,足够吸引一只灰蓝羽毛的鸟儿为此停下翅膀,给她送上一盒甜度恰好的糖。少女情怀总是诗!春卷姑娘忆起此般经历,心里某个角落悄无声息飘起声哀叹:这个春卷独个儿活了十八岁,偶尔也想谈个恋爱。


 想她前两日遇到的那个帅学长,眉如竹叶眼似星,正气凛然让人不由得心生好感。春卷姑娘待人接物总有三分礼貌一丝客气;少热络,多清净,这套方案十八年横行无忌,偏生在这位学长身上破了例。


  也许上天见她单身到成年,特地给她排忧解难送来这样的少年。她听着惊心动魄的油爆声联想到九天惊雷,悚然觉得月老正联合雷公向她说情,言辞恳切让人找不到理由拒绝,多推脱一句就得被劈得外焦里嫩。店家拿出白皮纸盒盛出金黄酥脆,她左手白盒子右手红果汁,她经不住想起白发红眼的少年,初见面时春卷姑娘一锤定音,我现在就想谈恋爱!深红眸子在她心里挥之不去,像是要被熬成一根红线。


她没想过自己会这样迅速地喜欢一个人,过程不是十年二十年的日久生情,从头到尾数下来十天零三十分钟二十八秒,这只春卷姑娘已经完成了炸制,从冷冰冰冒寒气的冰冻春卷,演变成为现在纸盒里香软合宜的炸春卷。生动鲜活成熟美好,做足了全部准备去爱人。


  


  

 
评论(17)
 
热度(6)
© 次生演替|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