弃耕农田。
 

很短,原创文的故事。

背景走http://changyeweiming.lofter.com/post/1e3d0fae_bb62fd5


叶棠梨十八岁的时候已经真真正正地把生日淡忘了。她是刀尖上摸爬滚打的猎人,赤足早已经鲜血淋漓。她每一分钱都是猎杀异见者的佣金,可以说是砸开同类的骨头吸吮骨髓挨日子了。她独自狩猎以后异变一天天严重下去,从脚踝开始皮肤一寸一寸粗糙坚硬,表面生出角质,触感有如树皮。我会长成一棵树吧。她这样对自己说;那我要变成一棵杜梨,枝桠中间点缀上五瓣小白花,一眼望不到头的树冠在雨后滴翠,能听到鸟儿在凉风里清清脆脆地唱歌。可她来不及听完山雀的晨曲,小腿上骤然剧烈的刺痛就把她拖回现实里的血肉之躯。

 

她表情像哭也像笑,上牙咬紧下牙,等到额头上一层油汗浸湿了碎发,痛感才从短痛转为能供她半死不活的长痛。她在霉味潮气一样不少的棉被上摊开手脚,正要沉进漫无边际的混沌里去,生日歌欢快的调子不合时宜把她扎得清醒。她哆哆嗦嗦捡起手机滑动解锁,不是什么电话或者恶作剧,就是之前无聊设定的闹钟,生日当天系统自动换成生日歌。

 

叶棠梨这才想起来她今天十八岁,成人礼有一百种,都缺不了朋友的笑脸和亲人的拥抱。可她现在什么也没有,除了马上朽坏成一段空心木的身子。都说十八岁的愿望最灵验,她没想过许什么愿,却还是闭上眼睛双手合十,请让我现在就死去。


 
评论(2)
 
热度(6)
© 次生演替|Powered by LOFTER